春秋航空(601021.CN)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时间:21-09-09 15:17    来源:金融界

摘 要

2021年二季度以来,我国经济稳定发展,交通运输行业整体呈增长态势,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复工复产的持续推进,叠加清明节、劳动节等假期,旅客出行需求大幅提升,公路、铁路和民航客运量均较一季度有所增长,公路货运量和民航货邮周转量较一季度有所提升。随着全球经济恢复及对大宗商品运输需求维持高位,我国干散货和航运集装箱市场景气,但油品运输市场受原油减产及价格高企的影响持续低迷。短期来看,疫情仍有间断性、区域性复发的情况,行业发展仍会受到一定影响。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对航空运输企业经营和偿债能力产生的重大冲击以及国际航线需求维持低位的不利影响仍将持续,需关注短期债务规模大、账面资金储备不足且可获得的外部支持力度较小的航空运输企业。

一、相关政策

1.《2021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推广民航发展基金征收标准降低20%,有利于降低物流成本、减轻货主企业负担以及缓解航空公司成本端压力。

受局部地区疫情和“就地过年”政策影响,今年航空公司春运客流不及往年同期。民航发展基金自2019年5月减半征收后再减20%,此次继续下调征收标准,将有利于缓解航空公司成本端压力,降低航空公司负担。

2.《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指出,到2035年要全面建成现代化高质量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

2021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纲要》强调要构建完善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完善铁路、公路、水运、民航、邮政快递等基础设施网络,构建以铁路为主干,以公路为基础,水运、民航比较优势充分发挥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纲要》同时提出未来的发展目标,预计到2035年,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实体线网总规模合计70万公里左右(不含国际陆路通道境外段、空中及海上航路、邮路里程)。其中铁路20万公里左右,公路46万公里左右,高等级航道2.5万公里左右。沿海主要港口27个,内河主要港口36个,民用运输机场400个左右,邮政快递枢纽80个左右。

3.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在分类分层建设、投融资体制创新、防范化解债务风险等方面提出相应举措,推动铁路高质量发展。

2021年3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交通运输部等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意见》主要围绕分类分层建设、投融资体制创新、防范化解债务风险等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在分类分层建设方面,《意见》指出,干线铁路由中央与地方共同出资,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发挥主体作用,负责项目建设运营,效益预期较好的项目要积极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支线铁路及铁路专用线以有关地方和企业出资为主,项目业主可自主选择建设运营方式。在创新投融资体制方面,借鉴城市轨道交通开发模式,加强土地综合开发,既有可开发用地可依法依规变更用途,通过转让、出租等方式加快盘活,新增铁路综合开发用地要遵循国土空间规划,与城市建设统一规划、统筹建设、协同管理。在防范化解债务风险方面,提出用好铁路建设基金、创新铁路债券发行方式、理顺铁路运价关系、发挥好地方政府债券作用、调整中央预算内投资结构、建立补贴长效机制等要求。

4.《海事系统“十四五”发展规划》提出推动长三角海事一体化融合发展,深化粤港澳大湾区海事协同合作机制,推进江海直达运输发展。

2021年5月,交通运输部印发《海事系统“十四五”发展规划》,《规划》提出实施长三角“陆海空天”一体化海事监管体系交通强国建设试点,服务长三角重要航运枢纽节点建设,支持上海建设世界一流国际航运中心、宁波舟山港打造世界一流强港,支持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港口群建设;推进江海直达运输发展,支持远洋运输与沿海运输、内河运输的高效对接。

二、行业运行状况

1.公路运输行业

受部分地区疫情反弹及疫情管控政策的影响,2021年1-6月,我国公路客运规模较上年同期有所缩减;受复工复产和快递行业活跃的影响,公路货运规模较上年同期大幅提升,基本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水平。2021年二季度以来,公路的客运和货运规模均较一季度有所增长。

受部分地区疫情反弹及疫情管控政策的影响,2021年1-6月,公路客运量规模较上年同期有所缩减,1-6月份公路客运量为26.97亿人次,较上年同期下降8.10%,为2019年同期的41.32%。受疫情缓解叠加清明节、劳动节等假期,旅客出行需求大幅提升,2021年二季度公路客运量较一季度有所增长,二季度为13.87亿人次,较一季度增长5.89%。

货运方面,2021年1-6月,受复工复产逐步推进、快递行业逐渐活跃的影响,公路货运量整体回升较快,1-6月份公路货物运输量达到184.82亿吨,较上年同期增长29.00%,为2019年同期的97.23%。2021年二季度公路货运量较一季度增长较快,二季度为103.95亿吨,较一季度增长28.55%。

图1 公路客运量及同比增速 图2 公路货运量及同比增速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2.铁路运输行业

2021年1-6月,我国铁路客运和货运量均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货运量超过疫情前水平。2021年二季度以来我国铁路客运量较一季度大幅增长,货运量变化不大。

客运方面,2021年1-6月,我国铁路累计客运量13.65亿人次,较上年同期增长66.99%,为2019年同期的76.94%。2021年二季度我国铁路客运量较一季度大幅增长,二季度为8.21亿人次,较一季度增长51.00%,主要系疫情缓解叠加清明节、劳动节等假期,旅客出行需求大幅提升。货运方面,受复工复产推进、“公转铁”等货物运输结构优化政策的影响,2021年1-6月,铁路累计货运量达到23.37亿吨,较上年同期增加11.10%,为2019年同期的113.17%。2021年二季度铁路货运量较一季度变化不大,二季度为11.63亿吨,较一季度下降0.93%。

图3 铁路客运量及同比增速 图4 铁路货运量及同比增速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3.航运行业

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以及疫情的反复,国际市场对大宗商品和物资的运输需求仍维持高位,我国干散货及集装箱运输市场景气度较高;受OPEC减产、原油价格高企等因素影响,油品运输市场持续低迷。

2021年上半年,伴随着国内外经济复苏,对贸易需求持续提升,加之疫情出现反复,国际市场对大宗商品和物资的需求维持高位,我国干散货和集装箱运输市场景气度较高。干散货运输方面,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中国进口干散货运价指数(CDFI)报收于1628.56点,较一季度末增长26.12%,较上年同期增长72.74%。集装箱运输方面,除需求高涨外,运力供给仍然紧张,供需不平衡对运价形成一定支撑,2021年二季度,中国出口集装箱综合运价指数(CCFI)平均值为2164.16点,较一季度平均值增长10.88%,较上年同期平均值增长153.51%。

油品运输方面,2021年上半年,受OPEC减产影响,原油价格高企,石油去库存压力较大,油轮收益较低,油品运输市场持续低迷。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波罗的海原油运价指数(BDTI)报收于598.00点,较一季度末下降15.77%,较年初增长10.13%,较上年同期增长29.44%。受油价上涨影响,我国原油进出口量疲软,国内企业逐渐开始去库存及出口转内销。

图5 CDFI、CCFI综合指数 图6 BDTI指数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4.航空运输业

2021年1-6月,受疫情反复和春节疫情防控政策影响,国内民航旅客周转量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但仍维持低位,境外疫情的蔓延对国际航线的不利影响仍在持续;国内外航空货邮运输呈现快速增长。2021年二季度我国民航客运总周转量较一季度大幅提升。

2021年1-6月,航空客运较上年同期有所恢复但仍维持低位,我国民航旅客周转量为3624.90亿人公里,较上年同期增长51.40%,为2019年同期的63.43%。2021年二季度我国民航客运周转量较一季度大幅增长,二季度为2110.50亿人公里,较一季度增长39.36%。同时,由于国际疫情形势严峻,我国民航局对国际航班的限制仍然严格,国际航班旅客周转量维持在低位,境外疫情的蔓延对国际航线的不利影响仍在持续。

2021年1-6月,航空货邮运输需求旺盛,国际市场保持高速增长,国内民航货邮周转量为35.90亿吨公里,较上年同期增长20.90%,为2019年同期的98.36%,国际民航货邮周转量为107.20亿吨公里,较上年同期增长34.90%,为2019年同期的122.23%。2021年二季度,国内民航货邮周转量为18.90亿吨公里,较一季度增长11.18%,国际民航货邮周转量为55.90亿吨公里,较一季度增长8.97%。

图7 民航旅客周转量累计值及累计同比 图8 民航货邮周转量累计值及累计同比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三、债券市场分析

1.债券发行情况

交通运输行业整体债券发行数量和发行金额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各子行业中,仅铁路运输行业债券发行数量和发行金额有所上升。交通运输行业债券发行主体仍以高级别发行主体为主,发行债券类型以超短期融资债券、政府支持机构债和中期票据为主。

2021年上半年,交通运输行业债券合计发行金额为2255.00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06.50亿元,发行债券79只,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2020年上半年发行债券159只)。其中,铁路运输企业的债券发行数量和发行金额均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主要是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发行规模大(900.00亿元),其他子行业的发行数量及规模均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表1 2021年上半年交通运输行业债券发行数量及金额(单位:只、亿元)

注:上表中发行债券类型不包含资产支持证券

资料来源:数据来源于Wind债券数据库,选自申万行业-SW交通运输、Wind运输行业、证监会行业-CSRC交通运输行业,剔除物流和城市基础设施企业,数据由联合资信整理

从发行主体信用等级分布来看,2021年上半年共有18家主体发行债券,其中AAA级别的主体13家,AA+级别的主体4家,AA级别的主体1家。从发行规模来看,AAA级别发行规模占交通运输行业总发行规模的比重为97.56%,债券发行主体仍以高级别发行主体为主。

图9 交通运输行业发行主体级别分布 图10 交通运输行业各类债券发行规模占比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从债券品种来看,2021年上半年共发行超短期融资债券56只、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只、中期票据5只、公司债9只、非公开发行债券1只和政府支持机构债7只[footnoteRef:1]。2021年上半年超短期融资债券、政府支持机构债和中期票据发行规模占比较大,占比分别为49.49%、22.17%和19.38%。 [1: 政府支持机构债发行主体均为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

2.债券发行利率

受流动性趋紧影响,2021年上半年交通运输行业发行利率区间下限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受航空运输企业债券发行利差上升影响,AAA级别主体债券发行利差较上年同期有所提高。

发行利率方面,2021年上半年,资金面整体延续着2020年下半年以来的趋紧态势,交通运输行业各级别主体发行利率区间下限均较去年同期有所提高。从单季度来看,2021年第二季度,国内经济保持稳定恢复,央行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市场流动性与一季度相比较为充裕,在此背景下,交通运输行业AAA级别主体债券发行利率区间较一季度略有下降;AA+级别主体债券发行利率区间下限较一季度略有下降,主要系春秋航空(601021)股份有限公司发行期限为0.25年的超短期融资券所致。

表2 2020上半年和2021年上半年发行利率区间比较情况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发行利差方面,从2021年上半年来看,交通运输企业AA+级别主体平均发行利差较上年同期下降28个BP。AAA级别主体平均发行利差为44个PB,较上年同期提高14个BP。AAA级别主体以航空运输企业为主,利差波动受航空运输企业发行利差波动影响较大。从图12可以看出,航空运输企业发行利差与疫情发展变化存在一定的相关性。

图11 交通运输行业发行利差情况 图12 航空运输企业发行利差情况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交通运输行业二季度信用观察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注:2020年10月“南航转债”发行,2020年12月“大秦转债”发行,利差分别为-307个BP和-304个BP

四、存续及到期债券情况

1.存续债券情况

交通运输行业存续发债主体以铁路运输行业为主,存续债券中政府支持机构债券规模最大。

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交通运输行业存续债券共539只,存续发债主体58家,存续债券规模合计29357.67亿元。分行业来看,铁路运输行业存续债券规模最大(占92.31%),其次为航空运输行业(占5.73%)。从债券品种来看,政府支持机构债券存续规模最大(占87.76%),其次为中期票据(占4.30%)和公司债(占3.94%)。

2.2021年第三季度到期债券情况

2021年第三季度,交通运输行业面临到期的债券规模较大,其中航空运输和铁路运输到期规模占比较大,到期债券发行主体以AAA级别企业为主。

债券到期情况方面,2021年第三季度交通运输行业将有43只债券到期,到期总金额为879.18亿元,其中航空运输和铁路运输到期规模占比较大,占比分别为50.27%和43.79%。其中,企业主体级别为AAA的债券到期金额占94.12%,到期债券的发行主体共19家,以国有企业为主。

2021年第三季度交通运输行业面临回售债券1只,待回售金额为10.70亿元,回售企业来自铁路运输行业。

3.短期偿债能力

除公路运输业外,其余交通运输子行业短期偿债能力较上年末有所提升,但需关注债务负担重、现金类资产储备不足的航空运输企业。

从短期偿债能力指标来看,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除公路运输业外,其余交通运输子行业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较上年末均有所上升;航运和铁路运输业现金短期债务比较上年末有所下降,航空运输业的短期偿债能力低于交通运输行业平均水平。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对航空运输企业经营及偿债能力产生的冲击,需关注债务负担重、现金类资产储备不足的企业债券兑付情况。

表3 2021年第三季度到期及行权企业分行业短期偿债能力情况

注:1.上表未包含未披露2020年财务数据的公司

资料来源:Wind,联合资信整理

五、信用评级变动情况

2021年上半年,航空运输业发债企业主体级别变动幅度大,主要为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的信用级别下调。

2021年上半年交通运输行业共有7家公司发生主体信用级别变动,均来自航空运输行业。其中,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集团”)及众多关联企业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海航集团及其关联公司提出的重整申请,海航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主体信用级别均被下调。

表4 截至2021年上半年交通运输企业主体信用级别下调情况

注:上表中的“调整前级别/展望”指截至2020年末该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评级展望

资料来源:联合资信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六、行业展望

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疫苗的推广及复工复产持续推进,交通运输行业整体将继续保持复苏态势,但受疫情复发影响,行业恢复过程预计将有一定波动,境外疫情的蔓延对国际航线的不利影响也仍将持续,关注航空运输行业信用风险分化。

2021年以来,交通运输行业整体呈恢复趋势,但受航空运输企业和航运企业发债规模下降影响,行业整体债券发行规模有所下降。在国内疫情从爆发到稳定以及经济渐进修复的大背景下,社会生产生活正逐步恢复,复工复产持续推进。2021年上半年,我国GDP为53216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较上年同期增长12.7%,两年平均增长5.5%。同期,公路客货运量、铁路客运量、航空客货运量均快速恢复,干散货和航运集装箱市场景气度较高,油品运输市场低迷。长期看,受益于国内疫情的控制及疫苗的推广,预计我国经济将稳步增长,国内交通运输需求将进一步提升。短期来看,疫情仍有间断性、区域性复发的情况,行业发展仍会受到一定影响,境外疫情的蔓延对国际航线的不利影响也仍将持续。

2021年上半年,部分航空运输业发债主体信用级别发生大幅变动,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对航空运输企业经营和偿债能力产生的重大冲击、疫情仍有复发以及国际航线的恢复仍需时间等因素,需关注短期债务规模大、账面资金储备不足且可获得的外部支持力度较小的航空运输企业。(霍正泽 郭雄飞 彭雪绒 崔晓彤)